天峻到门源是全球雪豹密度最高区域之一

近日,中央电视台就青藏高原生物多样性科学考察进行了报道,其中在祁连山野生动物DNA分析中有了四个首次发现,尤其是在报道中提到,从青海天峻到门源的区域是全球雪豹分布密度最高的区域之一。原报道如下:

青藏高原科考祁连山野生动物DNA分析首获四个发现

近几年,我国不少科研团队对青藏高原的生物多样性进行了多次科学考察。为了摸清楚青藏高原自然资源的家底,科研单位在多个重点生态功能区布设了监测网络并取得了许多重要发现。在此基础上,中国林科院科研团队在青藏高原北缘的祁连山国家公园首次将野生动物DNA分析研究用于监测和深入研究工作,并于近日完成多项研究成果报告。

  

除了轻松实现个体识别和种群数量统计之外,野生动物的DNA图谱也为更广的研究领域传递了更为精确可靠的信息和答案。迄今为止,中国林科院通过DNA序列对雪豹亚种的划分,仍然是当今最为前沿的科学结论。中国林科院研究员张于光:我们通过DNA的分析,一个是进行了全球的主要雪豹种群的分析,认为全球雪豹种群可以分为三个亚种,一个是北部亚种,主要是在外蒙古和俄罗斯这一带,中国青藏高原这一带,是属于中国亚种,另外一个西部亚种,就是喜马拉雅山以南,包括印度、巴基斯坦等这些国家的区域。

DNA分析在雪豹亚种划分之后的第二个重要发现是佐证和印证了祁连山地区存在全世界密度最大的雪豹种群。中国林科院研究员张于光:在祁连山这边我们研究发现,根据初步的估算和研究认为,这个雪豹种群的密度大概在一百平方公里有三到四只,其中有些区域(一百平方公里)可能达到五到六只。天峻到门源是全球雪豹密度最高区域之一

第三个重点发现是祁连山地区的雪豹具有最高、最优越的遗传多样性。遗传多样性是动物适应环境能力和繁殖能力的重要参考标准,这一结论意味着祁连山雪豹是青藏高原最具实力延续和扩散这一珍贵基因的雪豹种群。祁连山是雪豹分布的核心区和物种辐射区。国家林业局生物多样性研究中心主任、中国林科院首席研究员李迪强:我们认为整个祁连山地区就是一个雪豹分布的中心,遗传多样性也最高,所以青海应该说现在雪豹保护方面是处于一个核心的一个位置,那么属于一个核心的种群,也就是最具有保护价值的这个种群。

第四个重要的突破是为祁连山地区的兽害现象通过动物粪便DNA分析进行科学破案。中国林科院研究员张于光:这个就是狼的粪便里面大概有20%左右的家畜比例,雪豹的话相对来说是要低得多,大概4%左右的一个比例,这里面我们发现雪豹的主要食物来源还是岩羊,占到了60%多的这样一个比例。天峻到门源是全球雪豹密度最高区域之一

在野生动物的科学研究中,安装红外相机是一个传统和重要的手段。由于野生动物行踪莫测,活动节律和人类完全不同,靠人为跟踪拍摄取得的视频资料远不能满足科研需要,而红外相机的出现适时补充了这一不足。在避免对野生动物活动造成干扰的前提下,取得了许多重大发现。中国林科院森林与生态环境保护研究所是最早使用红外相机的单位之一,渊源从青藏高原的珍稀物种和明星物种雪豹开始。

  

国家林业局生物多样性研究中心主任、中国林科院首席研究员李迪强:我们在2001年三江源科考的时候,看见一只雪豹几乎是不可想象的,觉得是几乎没有几个人能看到过,雪豹的发现,是跟红外相机的应用密切相关的,正因为有了红外相机的普遍应用,才有了雪豹的一个个报道。

据专家介绍,从2007年开始,红外相机开始大量使用,许多以前难得一见的野生动物影像也被捕捉到,并频繁进入我们的视野。红外相机在观测野生动物的种群数量、分布范围等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那么,在观测到这些现象之后,如何进一步深入到对野生动物食性和行为的研究,并运用于野生动物保护和改善野生动物与当地牧民的关系、缓解人兽冲突,专家们开启了更多的思考和探索。天峻到门源是全球雪豹密度最高区域之一

国家林业局生物多样性研究中心主任、中国林科院首席研究员李迪强:现在来讲很多像人兽冲突,对于它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以前为什么没有,现在为什么有?像这是一些急迫解决的一些基本的科学问题,也是一些管理的问题。

青藏高原的明星和旗舰物种雪豹,是一种古老的物种,据资料记载,它们的物种起源甚至比青藏高原的隆起、成形还要早。它们的原真性也记录着青藏高原上千万年自然演替的信息和密码。雪豹DNA研究是一把开启神秘之门的钥匙,首个雪豹DNA采样地点,专家们选在了青藏高原北部边缘的祁连山国家公园。天峻到门源是全球雪豹密度最高区域之一

国家林业局生物多样性研究中心主任、中国林科院首席研究员李迪强:祁连山从天峻到门源这一带,应该就是整个全球雪豹密度最高的区域之一,全球的雪豹专家们都这么认为,所以,我们一直在做雪豹的监测。

在雪豹密度最高的区域,除了可利用红外相机采集到雪豹的影像,又该用什么方式,如何采集神秘莫测的雪山精灵雪豹的DNA呢?专家介绍:这个取样来源不但丰富,而且经济,甚至比采集到雪豹影像更为简易,那就是在它们的广布于雪山裸岩的栖息地和溪水、草甸中的兽道上的粪便。据了解,由于雪豹有昼伏夜出的习性,要获得一套有辨识度清晰完整的画面,并通过花纹比对实现个体识别,最终统计出整体的种群密度,分布状况和数量,需要漫长的时间和巨大的工作量。而采集动物粪便,则将这一课题的研究效率大大提高。天峻到门源是全球雪豹密度最高区域之一

中国林科院研究员张于光:收集粪便实际上就是我们利用一个新的技术手段,因为雪豹是猫科动物,平时都是晚上活动,利用这个方法,就能够比较准确可靠的来确定雪豹的种群数量、分布范围等。另外,从它吃的一些食物种类,能够得到很多的一些相关的可靠的信息。

通过DNA分析的结果表明,在当地动物危害家畜现象中,狼害占据了首位,雪豹相对呈现一个比较低的比例,这也是当地牧民对于雪豹容忍度较高的原因之一。据专家介绍,科研人员在对雪豹的DNA取样同时也取到了一些伴生物种包括猞猁、狼、藏狐、赤狐等动物的粪便,新发现了一系列肉食动物同域分布的现象,取得超出预期的科研成果。野生动物DNA研究也将在青藏高原更多物种和更广区域中开展,为保护生态和改善民生作出贡献。

免责声明·本文转载自中央电视台,不代表青海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