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青海网首页
  2. 新闻

果洛州:治理有方 让昔日黑土滩变成今日绿草坡

治理中的黑土坡。

在青藏高原,黑土滩不再是东北三省那样肥沃的黑土地,而是高原高寒草甸独有的生态恶化的结果。这是因全球气候变化、地鼠泛滥、过度放牧等因素导致的草场严重退化,又经风蚀和水蚀后形成的“秃斑”状裸露土地。在有些地区,它像传染病一样快速发展,继而成为“黑尘暴”的沙尘源。

果洛藏族自治州位于青藏高原东部,青海省东南部,处于巴喀拉山与阿尼玛山之间。该州土地总面积76442平方公里(折合114663万亩),占全省土地总面积的10.8%,现有各类可利用草原面积9382.8万亩,占天然草原面积10130.61万亩的92.6%,黑土滩和黑土坡的面积达到3619.8万亩,重度退化面积达3001万亩。

牧民多智。

草原退化严重制约着果洛州草原生态畜牧业发展,直接影响着当地牧民的经济收入。多智是果洛州达日县的一名牧民,他告诉记者:“十多年前家里有200多头牛羊,一家人的生活全靠着放牧,但前些年草原退化严重,自己家的草场年年减少,最后不得不卖掉牛羊,搬迁到县城以打零工为生。”

对于草场退化的印象,多智说:“草场像是得了病一样,一年不如一年,黑土滩就像草原上的牛皮癣,扩散太快了。”

而雪上加霜的是,退化的黑土滩上鼠洞密布,鼠类活动猖獗。鼠害又对草原形成致命破坏,就此形成恶性循环。

“草原退化,尤其是对于黑土滩不进行及时治理,后果不堪设想。”多智最后说道。近年来,果洛州意识到黑土滩的危害,以及为解决牧民群众因为生态恶化而导致的生产生活中的具体困难,就此拉开了一场与黑土滩的“斗争”。

科学治理是治理黑土滩的重要一环。为此果洛州培育适合青海高原生长的草籽,让黑土滩重新“披绿”。

5月种下的早熟禾。

在达日县一实验田里,记者看到郁郁葱葱的草地,是刚冒出来的草芽,倔强地生长在不怎么肥沃的土滩上。“这是今年5月种下的,这种草适口性好、繁殖能力强、适应性强,长得高度接近一米,专门用来黑土滩退化草地的恢复治理。”果洛州林业与草原站站长贺有龙告诉记者。

“这个草是草原早熟禾,以前我们也引进过其它地方的草籽,种到黑土滩上后,前一两年还行,但之后退化速度很快,成功率很低。后来我们研究培育出适合高原种植的早熟禾,目前果洛州已种植了近三万亩,处于大量扩种取草籽的阶段。”贺有龙说。

治理黑土滩,政府出政策、想法子,牧民出力量、心积极。形成了全民参与治理的模式。

拉昂是久治县门堂乡门堂村支部书记,他见证了村民们对待草原态度的改变,“以前牧民们放牧没有节制,过度放牧超过了草原的承载能力,现在草原退化让牧民尝到苦头,同时,政府发现这种情况后,宣传教育让牧民们意识到保护草原的重要性,并出政策出资金大力度治理退化草原,给大家买了草籽、有机肥等,提高他们的积极性,我们村的牧民们筹集了一万多元,购买了用于治理的工具,参与到治理行动当中。”拉昂说。

目前,据记者了解,在果洛州黑土滩、黑土坡比较严重的达日县,治理黑土滩已达122.46万亩,黑土坡7.5万亩。接下来,果洛州在一项草原生态保护修复综合治理三年行动中指出,计划从2019年到2021年,治理黑土滩126万亩,黑土坡119万亩,植被盖度达到65%以上。改良退化草原139万亩,植被盖度达到85%以上,防控草原鼠害3406.2万亩。

与此同时,果洛州率先在青海实行“草长制”,形成了一整套行之有效的草地资源保护管理发展模式和最严格的草原生态环境保护制度。全州建立了草原管护网格化和管护队伍组织化制度,把草场承包,草原生态保护、修复、利用等活动纳入管护体系,形成全区域覆盖。严格执行禁牧和草畜平衡制度,实现草畜联动,遏制破坏草原生态的违法行为,维护和促进草原生态系统的完整性和功能性。

免责声明·本文转载自青海新闻网,不代表青海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