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青海网首页
  2. 新闻

不愧是你,大美青海!

不愧是你,大美青海!

一条笔直的柏油路,沿着两边整齐的新房,通向村子尽头。顺着柏油路走进一座木质结构、干净整洁的小院,这里是青海省海东市互助土族自治县班彦新村村民吕有荣老人的家。
“当年习总书记来的时候这条柏油路还没修好,如今路好了,村子也更美了。”吕有荣提到这些年来村子里的新变化,脸上的皱纹都跟着笑开了花。
2016年,为解决班彦村山上129户村民的出行、吃水、就医等难题,青海省将老班彦村五社、六社列入易地扶贫搬迁规划。
同年8月23日,在青海考察的习近平总书记来到建设中的班彦新村,踩着尚未硬化的路面,入户察看,同村民亲切交谈。总书记握着吕有荣的手,关切地询问他的身体情况。
“多亏党的政策好,这几年日子越过越舒坦。”吕有荣回忆当年的情景难掩激动,他告诉记者,易地搬迁前,他们吃水都要走几里山路到山下去,搬迁后打开水龙头就出水。他还靠着好政策流转了几十亩地,自己搞起养殖。日子好了,收入不愁,孩子上学不愁,家里添置了不少新家具。变化说不完,老人和老伴打开了话匣子,脸上的笑意也没断过。
易地搬迁,只是青海生态立省、绿色发展脱贫路上的一个缩影。这场战役中,青海还有哪些亮点和故事?人民网大道康庄全媒体调研行青海团沿着西宁、海东、黄南、果洛、玉树……一路追问,一路探寻,一路收获,一路惊叹!

绿:生态立省 端好金饭碗
8月初的青海湖,游客熙熙攘攘,青海省内各景点也热火朝天。但在久负盛名的果洛藏族自治州久治县的年保玉则,记者却未见到一名游客——因为这里是“三江源自然保护区”的核心地带。
2018年4月,年保玉则将生态保护摆在了首要工作上,全面停止对外开放。“仅2017年景区就接待游客10.6万人次。”年保玉则景区保护管理局宣传营销部主任华青多杰说,近年游客的增多给年保玉则带来了不小的生态压力。景点停止一切旅游经营活动后,管理局将工作重点由景区服务转变为生态保护。对违规搭建的摊点和建筑全部拆除,安排人员24小时值守。

不愧是你,大美青海!
年保玉则保护区内,五颜六色的小花铺满湖岸。刘欢摄

保护生态,已成为青海人心有灵犀的默契。不仅在草原、荒山,也在城市之间。
“栽一棵树比养个儿子都难。”过去在果洛和西宁都广为流传的这句话,是这两地种树难、绿化难的真实写照。
“以前冬天一阵风,垃圾从镇东头刮到西头。”谈到几年前果洛州玛沁县大武镇绿化前的窘况,果洛州林业和草原局综合科科长多才满脸苦笑。2015年,大武镇响应国家政策号召开始城镇造林。历经企业合作、全镇动员、百姓参与等一连串操作,换来如今大武镇的鸟语花香。
“以前果洛在人的眼中只有‘高’和‘畏’,现在要让大家眼中有‘美’与‘和’。”果洛州委书记武玉嶂说,秘境果洛正发生着变化。
这种变化,果洛人感受到了,西宁市民感触也很深。
“以前这满山都是光秃秃的。”90后的阿甘是土生土长的西宁女孩,这些年看着曾被视为“绿化禁区”的西宁南山北山一点点变绿。甘河工业园区6540亩工业用地,建成园博园,相当于放弃了每年170多亿元的工业产值;北川河湿地公园景观绿化工程拆迁面积143万平方米,1919户,8116人;全市动员,义务植树,已经成为西宁人的生态习惯……如今,西宁的森林覆盖率已经由30年前的7.2%提升到79%,西宁的公园越来越多,西宁人的幸福感越来越强。
脱贫攻坚战打响以来,感到幸福感提升的,还有距离西宁170公里的黄南藏族自治州同仁县黄乃亥乡村民索南项秀和村里的乡亲们。
黄乃亥乡多年来一直流传着“宁肯给桶奶也不愿给碗水”的说法。这里平均海拔近3000米,加上湿陷性黄土土质,水的问题最让村民“闹心”。早在2009年,黄乃亥乡就实施了全乡人畜饮水新建工程,可由于管线长、地形复杂等问题,供水主管道经常破损。尤其到了冬天管道经常被冻裂,村民还是得时不时“背水喝”。人畜饮水也成为全乡脱贫攻坚一块硬骨头。
饮水安全是脱贫攻坚“两不愁三保障”重要指标之一,2019年,天津援青指挥部投入730万元实施了黄乃亥乡重点贫困村人畜饮水安全工程项目。同年10月20日,工程项目全线完工,比原计划提前84天通水,彻底解决了多年来群众吃水大难题。
“以前洗脸水都是全家人轮流用,不舍得倒,现在通了自来水,盖新房都不发愁水了。”索南项秀一边说着,一边拧开家里的水龙头,热情地邀请记者尝一尝这舒心的甘甜。
好生态让老百姓的日子好了起来,也让贫困户们的钱包鼓了起来。
西宁市朔北藏族乡边麻沟村是个高寒偏远的小山村,因为穷,好几年村里人都娶不上媳妇。
“我压上了500万元‘家当’,村里的党员干部带头凑了20万元,还申请了政府资金支持,流转了600余亩村民土地,这就是‘边麻沟花海’景区的雏形。”2011年,在外面干得风生水起的李培东在乡亲们的期盼下,回乡当了村党支部书记。
借助东西部扶贫协作打造扶贫产业园的机会,村里打造的旅游产业一年比一年景气。到2019年“花海”景区收入430万元,全村农家乐发展到63家,村集体经济收入21万余元,村民人均支配收入1.48万元。

不愧是你,大美青海!
边麻沟村民在花海里的幸福生活。刘欢摄

“早些年因为树木砍伐和过度放牧,村里两边的山都秃了。现在吃上‘旅游饭’,大家对环境保护可上心了,植被覆盖率达到了70%。” 吃上生态饭的村民们,愈发知道生态对生活的重要性。
在玉树藏族自治州委书记吴德军的办公室有一个特殊的证书,上面刻着28个汉字,明确他是长江、澜沧江、黄河、扎陵湖、长江园区、澜沧江园区(玉树段)的总河长。
“我在位的时候要把这个证书挂在办公室,退休了也要把它带回家里。”和吴德军一样,生态是无数青海人一生的坚守。

不愧是你,大美青海!
四只黑颈鹤在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隆宝滩湿地觅食。隆宝保护站供图

青海湖裸鲤资源蕴藏量比2002年增长近36倍,藏羚羊由上世纪90年代的不足3万只稳定在7万多只,普氏原羚从300多只恢复到2000多只,青海湖鸟类种数由189种增加到225种,各类自然保护地成为野生动物繁衍生息的乐园……2020年青海省《政府工作报告》中,这一串串数字,见证了青海这些年来生态文明建设与脱贫攻坚战共赢带来的人与自然的和谐发展。

援:发展有温度 民生有厚度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玉树街边的餐馆里传出欢快的藏族歌曲,人们在格萨尔王广场散着步,大街小巷满是烟火气息,这座云端之城格外迷人。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24岁的藏族姑娘求永才藏拿起手机,点外卖、刷信息。“现在大城市有的,玉树都有。特别是近几年的发展,让一些外出工作的人回到玉树都感叹,家乡发展一年一个样。”
10年涅槃,从大地震后的断壁残垣,到美丽吉祥的高原新城,再到荣获全国卫生城市,争创全国文明城市,新玉树屹立在三江源头。
玉树州的建设与发展,除了自身努力外,离不开对口城市北京市的支援。自2010年中央作出对口支援青海的重大决策以来,北京、天津、上海、山东、江苏、浙江6省市分别与青海6州结对帮扶,缩小青海与全国发展水平的差距。
结对帮扶,优势互补,在援助青海发展的模式上,不同省市也在探索各具特色的路径。
对北京市扶贫协作和支援合作工作领导小组青海玉树指挥部党委委员马晨的采访,从夜里21点等到了23点。“刚从一个会上下来”,他说,“首善标准、首创精神”是北京援建玉树的工作思路,特别是在教育、医疗等民生领域加大帮扶支持。
以教育帮扶为例,马晨说,通过“异地办班”促进玉树高中学生在东部省份获得优质教育,通过“异地办校”解决学生不出青海获得教育资源的问题,通过“异地培养”为玉树培养实用人才。“北京援建的不是学校,而是一套教育培养体系,帮助玉树把人才培养出来。”
“首善标准、首创精神”体现在方方面面。玉树市城管服务中心,与北京市东城区对接网格化管理,打造现代化城市治理体系;帮助玉树州人民医院,通过三级综合医院审评,提高了区域公共卫生服务能力;京玉两地产业深度合作,支持玉树企业规模化、品牌化发展,布局全产业链条合作……

不愧是你,大美青海!
玉树州人民医院新生儿救治在北京援建下跨越发展。陈安阳摄

8月2日,在距离玉树州600余公里的果洛州玛沁县第二民族小学,师生们获得了一件特殊的礼物——“梦想教室”。
在“梦想教室”里,师生们能够享受到来自上海的基金会提供的37门课程和为期5年的师资培训。这是上海援青“社社合作”,引导社会组织参与援助的新探索。
冯志勇是上海市农业农村委副主任,作为上海市第四批援青干部,2019年他来到果洛州担任副州长。冯志勇对人民网记者表示,社会帮扶与政府帮扶能够形成互补,有些项目通过社会机构的参与,做到了小而美,提升帮扶效率。
今年5月份,借助上海的消费市场,通过直播带货模式,两个小时就有近3000万元青海的牦牛产品被认购;牵线上海的农科院所帮助果洛发展高原人工栽培羊肚菌产业;借力上海金融中心优势,为果洛吸引外部资金。
8月的青海,正是最美季节,几辆旅游大巴缓缓驶进黄南州尖扎县德吉村。这里曾经是“荒滩滩”,现在成了“高原小三亚”,依山傍水的露天沙滩、藏式住宅、悠闲的生活广场……近年来,经过天津援青干部和当地政府、百姓的努力,德吉村旅游产业红火起来。

不愧是你,大美青海!
易地扶贫搬迁后的德吉村村貌整洁,发展起乡村旅游业。刘欢摄

“我们正在和天津援建同事一同出谋划策,打造集旅游、康养、藏医一体化的产业模式。”德吉村支部书记拉毛卓玛说,天津援建干部给人最大的感受是人在、心在。
“援青人,应该是个什么样?”天津援青指挥部副总指挥、黄南藏族自治州委组织部副部长崔德行对人民网记者说,“‘援友们’从‘白脸蛋’变成了‘高原红’,但这就是该有的样子嘛!”
崔德行说,近年来天津开展了“名医进黄南”“名师进黄南”等系列活动。开创了青海跨省医保联网结算的先河,促成了津青校际合作。通过双方区与县、社区与乡镇的进一步对接,让援建更为丰满。
10年援青,花开高原,硕果颇丰。注资金、抓机制、筑平台、区域联手、民间携手,援青援出了源源不绝精神动力。在青海6州,写满了与6省市携手、努力和奋进的幸福故事。

智:智慧城市 打造小康“软实力”
“当前青海已具备与全国同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坚实基础,我们要咬定青山不放松,用行动兑现庄严承诺。”2020年青海省《政府工作报告》吹响了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冲锋号。
如果说“一脱贫、两翻番、四实现”是实现全面小康的“硬指标”,民生保障水平就是彰显全面小康水平的“软实力”。其中,医疗和教育老百姓尤为关注。
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面小康。
包虫病为人畜共患寄生虫病,是危害牧区人民健康的一大顽疾。依托精准筛查和大数据系统,目前玉树全州包虫病患者存量已经摸清,有望实现包虫病患者“清零”。
此外,玉树州人民医院还大力推动远程医疗,将疑难影像资料传回北京,老百姓在乡村也能享受到北京的医疗服务。
医疗代表了老百姓对小康生活“最眼前”的关切,教育则关乎小康生活所能到达的远方。
震后10年,玉树的教育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开启了新篇章。灾后重建后,玉树坚持教育优先发展战略,加大投入、深化改革。“大家对教育的观念有了很大的转变。”玉树州教育局党组书记周明邦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涉及到方方面面,从百姓生活到公共基础服务,智慧城市勾勒出青海人小康生活的新愿景。
2019年11月,西宁市市民中心正式揭牌运行,行政审批、政务服务、便民服务等144个大项、389个小项的事务“一扇门”内全能办,这里成了幸福西宁的“城市会客厅”。

不愧是你,大美青海!
西宁市民中心成为幸福西宁的“城市会客厅”。刘欢摄

依托5万余路视频监控、50个专题图层、9122万条数据支撑、58家单位96个信息系统,西宁的“城市大脑”城市运行指挥中心可以实时掌握全市交通状况、水、空气质量相关指数以及不文明行为、突发事件等。
“我们强化了应急指挥、城市管理、民生服务和辅助决策功能,智慧城市让市民的生活更美好。”城市运行指挥中心负责人杜震说。
小康路上,一个都不能落下。建设全面小康,要推进城乡融合发展,让广大农牧民同步共享幸福生活。在省会西宁800公里外的玉树,老百姓也感受到了智慧城市的便利。

不愧是你,大美青海!
玉树网格化精细管理系统为全市重度残疾人配备“一键通”。李娜摄

玉树为全市孤寡老人和重度残疾人配备智慧救助“一键通”,实现辖区内孤寡老人和残疾人足不出户就能享受到专业化的一键求助和一键受理全方位救助服务。“我眼睛看不见,好多事都办不了,现在有急事可以直接给网格员尕松拉毛打电话。”玉树市德宁格社区居民江扬说。
近年来,玉树将全市划分为75个片区,每个片区的网格员都承担着片区内问题发现、监督解决、政策宣传、服务百姓等职能。网格员成了服务基层群众的贴心人,有困难找网格员已经成为老百姓的共识。
“全市电力、市政、民政等涉及城市管理的20多个部门都在服务中心设有委派人员,一旦接到群众和网格员的情况反映,会第一时间转交相应部门处理。”玉树市智慧城市管理服务中心副主任尼玛措毛说。
2019年,青海剩余的17个贫困县、170个贫困村、7.7万贫困人口摘掉贫困帽子,这意味着全省14.55万户、53.9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全部实现脱贫。

新:育绿色动能 建大美青海
镁合金轮毂、PVC纳米复合强化装饰板、太阳能充电宝……在7月23日至26日举办的第二十一届青洽会上,生态经济、循环经济、数字经济、飞地经济等新的参展元素,大到产业布局、小到精细产品,无不展示着青海新魅力。
在青海,培育发展新经济新业态新动能,正成为引领结构优化、促进转型升级、构建具有青海特色的现代化经济体系的抓手。
玉树州曲麻莱县第二完全小学,随风飘扬的五星红旗在湛蓝的天空下格外醒目。孩子们热情地与记者们打招呼,一张张笑脸暖化于心。
“过去学校都是靠烧牛粪或煤炭取暖,现在实现了清洁能源供暖,既提升了温度,又保护了环境。”曲麻莱县县长尼玛扎西说,2018年,县里先行对学校、敬老院、党政部门等公共场所进行供暖改造,拉开了清洁取暖的序幕,做到了“草原美、家庭美、生活美”。
曲麻莱的变化是青海清洁能源、循环经济的一个缩影。2020年5月9日至8月16日,青海连续100天对三江源地区16个县和1个镇全部使用清洁能源供电,刷新了全清洁能源供电的新纪录。“绿电百日”推进可再生能源参与电力市场化交易,提高了清洁能源就地消纳比重,打造“绿电转型、绿电扶贫、绿电惠民、绿电共享、绿电制造”的区域名片。

不愧是你,大美青海!
玛沁县110千伏云宝扶贫光伏电站2019年6月投运建成。唐宋摄

青海省能源局副局长欧阳万江在接受人民网采访时说,清洁能源不仅解决产业发展的问题,更让老百姓同步享受到清洁能源发展的红利。
“更可喜的是,2020年6月28日,青海-河南±800kV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全线通电,沿着这一绿色电力大通道,‘青豫直流’每年将向河南输送清洁电量400亿千瓦时,具有产业开发、生态改善的示范意义。”欧阳万江说。
除了新能源产业,青海在“生态青海、绿色农牧”上做起了特色文章。在久治县的青海天空牧场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昔日散落在草原上随处可见的堆堆牛粪在新思路的指引下成了致富的宝贝。
“漫山遍野的牛粪是寄生虫生长的温床,通过技术处理,可以实现资源利用。”久治县扶贫开发局局长滕亚廷说,“这几年随着推广以牛粪为原材料生产的有机肥,形成了生态良性循环的可喜局面。2020年以来,有机肥订单已接近1万吨,初步估算可实现年产值800万元以上。”
“来,尝一尝我们海拔4000米的牦牛肉,只是放了一点点盐,煮了一下。”“嗨,真不错!”在果洛金草原有机牦牛肉加工公司,负责人马良热情招呼大家一起品尝。
马良说,目前公司年产值达到8000万元,年销各类牛羊肉类制品1600余吨。正是“生态青海、绿色农牧”区域品牌,绿色、有机、高品、安全给了企业发展的广阔空间。
不断突破发展障碍与瓶颈,让青海经济“飞起来”。发展“飞地经济”,也是青海省各州资源互补和经济协调发展的新探索。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近几年作为青海省发展“飞地经济”的承接地,与牧区六州合作共赢积累了经验案例。
在格尔木市,依托藏青工业园建设,现有注册企业256家,累计完成投资44.79亿元,实现产值237.78亿元,创造税收31.7亿元。
经济的发展,离不开人才的支撑。骤雨初停,在曲麻莱县农牧民就业创业服务中心,叮叮当的锻银敲击声、汽车维修电焊声、一排排绘制唐卡的身影,一同构成了亦动亦静的创新创业氛围。
培训一技,就业一人,脱贫一户。曲麻莱将把培训学员纳入“职业教育”和县级财政预算规划范围,已培训1783人,占总培训计划的47%。

不愧是你,大美青海!
玉树州曲麻莱县牧民参加统一的技能培训。唐宋、陈安阳摄

小康不小康,关键看老乡。
“孩子上好学,自己接到更多的装修订单”,是易地搬迁户白麻加的“小康”;
“让‘扶贫花’结出更多‘幸福果’”,是西宁市大通县朔北藏族乡边麻沟村党支部书记李培东和村民的“小康”;
“农家乐越来越红火”,是黄南州德吉村加太全家的“小康”……
如今,青海正全力“补针”“点睛”,进一步巩固脱贫成果。小康不是梦,小康就在老乡们努力奔跑、撸起袖子加油干的康庄大道上,小康就在大人、孩子的笑脸上。

免责声明·本文转载自人民网,不代表青海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