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青海网首页
  2. 新闻

有一种蓝色,叫“青海蓝”

从别人那里听说把咱们青海的天空称作“青海蓝”,到现在大概有三年时间了。这样的称谓,原本是外地人从赞美青海的蓝天开始的。

青海的蓝天在外地人眼里,有着令他们触不可及的美意。

有一种蓝色,叫“青海蓝”

描写青海蓝天的时候,我在自己的文章里也是不知该怎样描写或比喻,不知要用到怎样的辞藻和字眼才能够形容得恰如其分,因此总是要搅动很多的脑汁,然后又需浪费很多笔墨,反复揣摩这些语句和词汇,譬如时常用“黑蓝的天空”“深蓝得难以捉摸的天空”“清澈深邃的蓝天”等这样的语句和词汇描写,但总是不能最贴切地写出青海蓝的豁达、深邃、幽远和浩渺来,到了穷尽的时候,就想起来自己曾经的专业,于是就又用描述色彩这样的方法,来掩盖自己在文字学习上的缺陷,还算是混得过去了。

前一阵子,我在一篇小文里刻意地写了一点关于青海蓝的文字,写着“天空也越来越蓝,粗略地看去,这样的蓝色与其他地方晴天的蓝色似乎没有区别,只是画过画懂得颜色的人却认得出来,这满天的颜色不光是从酞青蓝渐变到钴兰的蓝色,最为微妙的是因为高原上紫外线的缘故,漫天的蓝色里还有一点普鲁士蓝的深沉和紫罗兰的轻盈,把西宁的蓝天渲染得空灵、澄澈和明朗,这种深邃又阔达的只青海独有的蓝天——西宁的人都会很高兴地叫它青海蓝”。这样的文字,再看的时候,还是觉得不够尽兴,不够贴切,不够完全。

有一种蓝色,叫“青海蓝”

抛开语言的描摹,回想起儿时和青年时候,在草原和西宁看到的蓝天,实在让人终生难忘,如此,青海的天空确实是很有说头的。

小时候,在课本上读到描写天空的文字,经常会看到“蔚蓝”这个词,那时候没有概念,及至到了现在仍然不知道“蔚蓝”是什么样的蓝色,后来在网上查询,得知这是一种偏冷的蓝色,似乎是酞青蓝里去掉了紫色,混进一些钴蓝色,但又没有那么纯净和清澈,相较于高原上天空的颜色,更没有那种深邃的浩远了。

对高原天空颜色这样的认识,并不是我本人的独创。我对色彩的知识,源于过去对绘画这门学科孜孜以求的学习,而绘画中很多色彩的知识,是有着很多经验的积累,这些经验大都来自于老师的传授,所以,当我开始钟情于“青海蓝”这个独特的、饱含着青海人情感和自豪的天空色彩的时候,脑海里对这个颜色的解析,完全源于自觉和主观的情感。

有一种蓝色,叫“青海蓝”

多年前,为了摆脱单纯因绘画而形成的思维局限,便开始学习摄影。每次出去拍摄前,我都会身不由己地想象那些清澈的蓝天——草原上的盛夏时节,天空从太阳升起之前,就已经被冻了一夜的寒霜一粒一粒地粘去灰尘,只在从山巅上一泻而下的、温暖的、灿若金辉的阳光,把霜尘化成纯净如珍珠一样的露水的时候,天空早已清澈得像一汪泉水。

草原上,碧波一样的绿草和金色阳光的风景,永远都要映衬在那一片壮阔的蓝天之下,每一次取景,都会不由自主地把镜头抬高,再抬高,总是想着把最大面积的天空,拍摄到最美风景的画面里,那种感觉下拍的照片,经常会让自己有一种错觉,好像我拍的并不是天空,而是陷于汪洋的底下而仰视着无边的大海似的。

几年前,头一次去青海湖,站在湖边,第一次看到了青海湖水与蓝天交相辉映的壮丽和浩渺。在仙女湾,有一处延伸到湖水里面的观景台,站在那里就可以看到一片铺在天际之下的深沉的青海湖水,青海湖的深沉,能让人深切地感受到自己的渺小和无地自容。和青海湖水面相接的天空,因为水的原因,那一抹青白的反光并不能很轻易地叫人区别水天之间的界限,所以只有从颜色的冷暖关系上,才能分辨出天和湖那点微妙的差别来。

有一种蓝色,叫“青海蓝”

湖水从脚下开始就是湛蓝的,一直延伸到天际,和空灵、澄澈、明朗的天空相接成为一片,倘若你足够心细并且有耐心,在天空的蓝色和湖水的蓝色之间,那还是可以看出,湖水的蓝色虽然深沉,但是仍然没有天空那样的深邃,湖水虽然浩渺,但还是没有天空那种蓝色的阔达。

在万里无云又绿草如茵的夏天,倘使没有天际之下那一脉脉山梁对阳光的反射,照出苍穹边上一圈淡色的天空,在青海的蓝天里,还真是很难看得出蓝色渐变的天空。

在这样通透的蓝天里,你所能看得到的天空时常会出现的杂质,一定就是那些喜欢一直盘旋在苍穹之巅的雄鹰,或者是你躺在草滩上仰看蓝天的时候,常会看到一种扑棱着翅膀悬停在天空、拿你作了风景来看的火焰燕(红尾水鸲)了。我记得这种鸟雀是因为藏族老乡说它的名字是“尼抽”,意思是被火焰烧焦了的鸟。它红腹黑背,和麻雀一般大小,在夏天温暖的草原上,尼抽总是悬停在半空,短促又急切地叫唤。这时,你躺在草滩上仰面蓝天,在深邃清澈的天空里就会看到这只像杂质的火焰燕的悬停,是一直会停在半天里让你瞧个够的小鸟,那个时候,你会看到安静、空灵的蓝天,像一块巨大的帷布展在你的眼前,深远又辽阔,让你在火焰燕的鸣叫声里,把心自觉地交给苍穹,交给那漫天的蓝色。

有一种蓝色,叫“青海蓝”

青海的天空,就是在连续干燥的盛夏,即使脚下的黄土都干渴得冒了烟,即便一阵微弱的小风都能从地上刮起一层泛着白灰的尘土,这一方深邃清澈的蓝天也不会慢慢地灰暗或者乌沉下来,无论何时,她都会是那遮蔽着一天的“青海蓝”,你随时都可以手搭着凉棚,眺望你目力能及的远方。当然了,倘若你运气好,刚好又碰到一场金鼓分明的雷阵雨,等这一通雷鸣电闪轰隆着卷土一过,你就会惊奇地看到,天还是那个“青海蓝”的天,但雨后的山峦、沟谷、草原和泥土的颜色和轮廓更加艳丽和清楚了。雨后,阳光会更加灿烂刺眼,此时,光线辉映着的一切都会显得生硬、坚挺又鲜亮,天空反而被衬得更加灿烂和妩媚起来。

“青海蓝”的天空从来不矫揉造作,也从不嘤嘤娇弱,青海的蓝天即便是在寒冷干枯的冬天里,漫天的黑土黄沙被长风扯拽着扬起又泼洒的时候,她从不会懦弱地被这样的手段招了安。你看吧,只要太阳能从空中白光耀眼地照射出来,无论冬天的狂风怎样的猖狂和疯跑,等寒风卷着黄沙炫耀得精疲力竭的时候,只要狂风想要喘口气歇一歇的时候,那湛蓝又紫的天空,就会把那些四处飘扬的黑土黄尘抖落得一干二净,不留下一点灰尘在天空里,天空还会是那样的纯净、深邃,“青海蓝”的清澈总会那样不可改变地、灿烂明亮地罩在天顶上,一如始终把洋芋疙瘩视作珍宝的青海人那样,坚实、耿直、憨厚、朴实。

有一种蓝色,叫“青海蓝”

“青海蓝”是青海风光里最为完美的帷幕,永远在云霄之巅纯净着、清澈着,是青海人从腔子里唱出的嘹亮的花儿,豪迈又浪漫。

我这样写着的时候,思路已停滞在深深刻进了我脑海的“青海蓝”里,我心里簇拥着无数的感慨和赞美,宛如神湖里拥挤、翻卷的鱼群那样,在脑海里呼之欲出的时候,却又止于空乏的言语和辞藻,在这样一片宽广、宏伟、清澈且又灿烂的天空之下,以我的贫乏,实在找不到一个恰切的词语来形容她,赞美她,炫耀她。

有一种蓝色,叫“青海蓝”

来吧,朋友,来青海看看吧,来亲自看看这片美丽的“青海蓝”,来用你的语言,用你的思维和感动,形容、赞美和描述一下你所见到的让我深深自豪的“青海蓝”。
推荐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转载自青海日报,不代表青海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