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给了自闭症孩子一张课桌

谢谢,给了自闭症孩子一张课桌

  很长一段时间,在西宁市园山学校中流传着一个秘密:一年级三班和四班,有两位成年人,她们长期在班级中,老师上课时她们认真听讲,下课了她们帮老师打扫卫生、收拾课桌。她们既不是学校的教职工,也不是该班学生,这两个人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一时间成了教职工和家长猜测的话题。

  校园里的公开秘密

  去年9月份一开学,西宁市园山学校里多了两位大人的身影,她们和孩子们一样,听课、上自习,不时做着笔记,时不时还要关照身边的“同桌”。渐渐地,大家都懂了:她们是这两个班学生甘林和李梅的家长,而这两个孩子所患的就是“自闭症”。自闭症又叫孤独症,患者社交有障碍,行为有异常,他们自小无法控制自己的部分行为。

  记者在采访时看到,甘林和李梅这两个孩子,他俩有时安静地坐着,但表情淡漠,不论你跟他们说什么,他们都感觉不到你的存在;有时,他们反复地说着一句话……

  教室里并不安静,但这两个孩子各有各的世界,和其他同学之间没有交流。

  今年46岁的刘先霞和37岁的刘海霞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已经是第二个学期了。虽然她俩姓名相似,但却没有任何血缘关系,拉近她们关系的正是她们都有一个自闭症的孩子。

  在刘先霞和刘海霞看来,自己的孩子能学多少知识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顺利融入这个社会,能有正常的社会交往、会劳动技能……因为对自闭症孩子来说,语言障碍、沟通障碍和情绪问题可能将伴随孩子们终身。

  给自闭症孩子一张课桌

  去年,7岁的甘林到了入学年龄,摆在刘海霞面前的是两种选择。一是继续上康复学校,二是希望有小学接纳甘林。可是,如果继续上康复学校,甘林将失去接受义务教育的机会,而且甘林从小模仿能力非常强,康复学校大部分孩子都是肢体或者智力有残疾的孩子,刘海霞怕孩子长期模仿别人。但如果让孩子接受义务教育,哪所学校愿意接纳自闭症的孩子呢?

  刘海霞说,求学之路漫漫,但只要学校给孩子一张课桌,自己做什么都心甘情愿。

  8月底,刘海霞找到了西宁市园山小学校长刘漠春,在听说了孩子的病症后,刘漠春也犹豫了。学校也有自己的无奈和担忧:如何保障自闭症儿童的安全?如何为自闭症儿童提供适合的教育?如何保证其他学生的学习质量?这都是大家要面对的问题。

  但刘漠春还是在万难中给了刘海霞一个机会:先让孩子来学习,如果孩子适应这种环境,就继续接受教育,如果影响到其他孩子,就去特殊学校。

  每个自闭症孩子都需要家庭极大的付出,刘海霞原本是一名事业单位的会计,刘先霞跟着丈夫做生意,但为了照顾孩子她们都放弃了工作。对于一些自闭症孩子,每个微小的变化或意料之外的情况在她们眼里都是可怕的剧变:早上起来没找到袜子,不行;想吃的东西吃不到,不行;没得到老师的奖励,不行;跟同学借东西没借到,不行……无数小事累积起来,会让大人的承受力达到极限。

  “每个自闭症孩子的家长都经历过无数次的绝望和崩溃,他们带着期望而来,作为教育,我们愿意给这些孩子一个机会,给他们一张课桌,让他们和适龄儿童一起在爱中成长。”刘漠春说。

  甘林上课的第二天,刘先霞也找到了刘漠春,至此,两个自闭症儿童顺利地开启了小学生涯。同一座城市,同一张课桌,让自闭症孩子融入社会,和普通孩子一样过平等而有尊严的生活是教育公平本质,这条路虽然还很长,但至少看到了希望。

  希望社会接纳他们

  “知道你们家孩子有病,还不在家待着,跑出来祸害别人。”去年10月,刘海霞带着甘林去敦煌旅游,途经嘉峪关,甘林吵着闹着要下车玩耍,路边正好有一对夫妻在拍照,甘林无意识跨过夫妻二人往前奔跑。刘海霞连忙上前赔礼道歉,并告诉夫妻二人孩子是自闭症患者。

  结果这对夫妻破口大骂,这些话深深刺痛了刘海霞夫妇的心,但是他们沉默了——自己的孩子确实给别人带去了麻烦,别人骂几句又算得了什么呢?

  “希望社会能接纳自闭症孩子!”

  刘海霞和刘先霞告诉记者,入学快一年了,两个孩子在各班老师的特殊关照和同学们包容的气氛中,变得开朗了许多,并慢慢有了与他人交往的基本能力。看着孩子们的变化越来越大,她们高兴不已。

  李梅的班主任赵娇在课堂上总会鼓励她,每次下课放学都要和李梅有眼神交流。“慢慢地,我发现,孩子能看我了,每次我提问,她都会用渴望的眼神看我,这些对自闭症孩子来说都是很大的进步。”

  记者手记:看到这两个孩子,内心是触动的。人的感情是互通的,所以才会不由自主地心生怜爱。他们,天生不幸,一生下来就被打上烙印。但他们,又是幸运的,谢谢每一位给自闭症孩子课桌的热心人。课堂是起点,社会才是终点,教育的公平事关每一个孩子生存发展的公平,自闭症孩子需要的不是怜悯和同情,而是尊重和包容。我们从甘林和李梅身上看到了这些孩子的未来,倍感欣慰。我们希望,这点点滴滴的爱能滋润孩子们的心灵,让他们的每一天都充满希望和力量。

免责声明·本文转载自西宁晚报,不代表青海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