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青海网首页
  2. 旅游

一路西行——青海湖

藏传佛教分萨迦、宁玛、噶玛噶举、格鲁四大派。格鲁派是后起之秀,但却是影响最深的一派。以前这些派系的传承,大都是家族或者师徒之间的传承。直到元二十年,在青藏高原上,出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传承方式,那就是活佛转世。元二十年,噶玛噶举派黑帽系领袖噶玛拔希进入弥留之际,圆寂前他叫来最信任的弟子说:“我死后,自然会出现一位黑帽系传人来继承我的法脉,在他没到来之前,你就暂代理佛事吧!”说完噶玛拔希圆寂了。六年后一位灵童,在父母的陪同下,来到楚布寺,这位灵童直接走向噶玛拔希的法座,继承了他的法脉。噶玛拔希是一代宗师,其佛法成就斐然,深受忽必烈的弟弟信任,并赐予其黑帽一顶,故噶玛噶举派分黑帽系与红帽系。他是贵族出身,深知噶玛噶举派的发展必须依附国家政府,只可惜站错了队,忽必烈当了皇帝,噶玛拔希饱受迫害,最终八十多岁圆寂。噶玛拔希所创的传承方式,打破了藏传佛教传承,在极少贵族之间相互接力,让法脉的传承变得相对公平公正,仓央嘉措就是一位出生在门隅农奴的孩子。
  随着步伐,旅行的知识也在积累中。年底抹不开面子参加了一个聚会,说好几个大咖到场,本着低调虚心的态度而去。这种聚会自然少不了几个气质不错的女人,酒桌上大咖二两白酒下肚侃侃而谈,且形容妙语连珠,嬉笑怒骂吧。面对这种朋友,我基本都是默默听其健谈,大家旅行的方式不同,所看的东西也不一样,对历史人文的了解也不同,且又不是史学家,犯不着争论的脸红脖子粗,权当听故事。随着白酒变成四两,那哥们更是口若悬河,频频向异性显示自己走了万里路,也读了万卷书,大有学富三车,才高七斗之势。有时候这智商,确实是硬伤,不知是无知还是脑子短路,这哥们突然向一异性说:“塔尔寺我每年都去,如果遇到仓央嘉措,我就跟他要本经书,回来送给你!”一口茶水,差点噎死我,直接喷了出来。仿佛听到阿Q又说:“我也姓赵,细细的论起辈份来,比赵老太爷高两辈!”直接是各种肃然起敬!紧握其手:“老大!既然穿越过去一回,别忘了帮我淘换几个康熙的尿罐子回来,尿罐子的文物价值暂且不说,咱们得到了康熙的DNA,绝对数钱数的累晕过去!”
  步伐越走越远,身影也越走越孤单,与你同行的就那么几个人,大家各有专长,团结协作,路上即有欢声笑语,也有引经据典的争执,每次都让自己的知识有所斩获。旅行亦是修行,不修前世,不修来生,只修当下。用自己的视角去记录,用自己的文字去解读,看到的与不想看到的。一路走来,各种风景,各种不同的人与事,在心中挥之不去,一路走来,我在追寻我想追的一切……。
  青海湖怎么看,都不会让人心烦,每一次湖边走走,都有收获。沿着哪位诗人进京的路,没有任何目的的瞎溜达。在万众瞩目下,他离开拉萨,临行前写下:“在这短暂的一生,多蒙你如此侍承!不知来生少年时,能不能再次相逢?”到达青海湖后,他已经是个烫手的山药,康熙为他进京后供奉在哪儿发愁,蒙古人为自己的所做所为后怕。此时的诗人写出:“洁白的仙鹤,请借我一双翅膀;我不会远走高飞,飞到理塘便回!”他走入湖中,让湖的水,将自己彻底湮灭,生命也就进入下一个轮回,果不然七世从理塘走来。论佛法他不如三世高深,论政治谋略他不如五世伟大,论成就他不如七世,但他是真正的活佛,他心中有个“情”字,他有血有肉。札什伦布寺他跪拜在五世班禅面前,像个孩子似得哭着说:“我不受格隆戒!连以前受的格楚戒也退给您!我要过自由的生活!”此时他是天下最美的情郎。哲蚌寺前蒙古骑兵与上万名喇嘛剑拔弩张,他从容的走出寺庙,来到准备厮杀的两军阵前。大声喊喝:“带我走吧!不要为我而流血!”此时你已成佛。智者总是说,学会撒手;佛家总是言,学会放下。有位背包客曰:“你们太虚伪,智者紧握自己的东西,却劝诫别人撒手;佛家都供奉释迦牟尼,却派系繁多,无非是权利作祟而已。”最佩服哪个叫宕桑汪波的男人,只有他敢说“我放下了天地,却从没放过你!

一路西行——青海湖
一路西行——青海湖
一路西行——青海湖
一路西行——青海湖

一路西行——青海湖
一路西行——青海湖
一路西行——青海湖
一路西行——青海湖
一路西行——青海湖
一路西行——青海湖
一路西行——青海湖
一路西行——青海湖
一路西行——青海湖


免责声明·本文转载自天涯社区,不代表青海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